Bilingual Facebook: English and Chinese in Taiwan

【明報專訊】Ben.March 25 at 3:25pm

香港有中英兩文;台灣也有中英雙語。年前,我到台北遊覽,發現他們的中文與香港的中文很不一樣。

Paul.March 25 at 3:57pm reply

我最近重遊台灣,第一印象是他們現時也頗喜歡中英夾雜,例如汽水廣告的宣傳口號是「Fun自然」,這用語本身卻不太自然;又看過一個電視討論節目,其中一講者不停地說before而不說「以前」;在另一個訪問節目中,受訪的政治人物一句中文夾一句英文,以突出他曾留學美國的身分;在這方面,香港的公眾人物在正式的演說場合反而會盡量避免中英夾雜。

Ben.March 25 at 4:19pm

其實,台灣的中文也混合了不同形式的中文。

在商場內等雨停的時候,發現餐桌上的告示寫着「請勿吸菸」。這個「菸」與「煙」相通;香港多數用後者,如「請勿吸煙」,內地則用簡化字「烟」。由此可見,「菸」在一地是冷僻字,在別處卻是常用字。

Paul.March 25 at 4:36pm reply

香港人如果第一次去台灣,恐怕要借助告示的英文翻譯No Smoking,去理解「請勿吸菸」的意思。台灣很多告示牌都是中英雙語,一般的英譯都不錯,但偶然也會遇上有趣的錯誤,例如在文具店中看見一款備忘膠板,上面印上Must to do,而不是正確的To do或Must do;在海鮮餐廳外看見一海報,內容是老闆的自我介紹,標題是I am a fisher,而不是I am a fisherman,當然fisher一詞也不算錯,只是較為冷僻;最令我猜不透的,是一張足浴店門外的橫額,上面寫着Specialize seenessmen massage staff,原來它的意思是「專業視障按摩師」呢!

Ben.March 25 at 5:03pm

翻譯方面,我也遇過啼笑皆非的例子。在餐廳正準備點菜時,一看餐牌便憤怒極了,因為牌上寫着「看不起你」;冷靜一想,原來是cappuccino的中譯,四個字必須用普通話讀出來才能顯示原文的讀音。另外,文字間也滲透一個完整的意思,起了吸引顧客的作用。香港的咖啡店沒有把cappuccino音譯成中文,而維持原文的串法寫在餐牌上。 喝完咖啡,覺得有點餓,便去商場買東西吃,卻赫然發現餐牌寫着「各式燒賣 每籠4入」,我以為需要親自把4粒燒賣夾入蒸籠裏。後來,才知道圖片用了日文相應的量詞「入」,而棄用中文的「個」或「粒」。原來,日文已影響到台灣的日常用語了。 肚子飽了,繼續吃喝玩樂。在當地的地鐵站內拍了右面的照片。請注意中文的翻譯,elevator台灣叫「電梯」,香港叫「」;escalator台灣叫「電扶梯」,香港叫「電梯」。來自北方的內地學生告訴我,他們把elevator也稱作「電梯」,可是,我們的普通話教材依然停留着「升降機」的叫法!

Paul.March 25 at 5:28pm reply

你說的elevator,是美式英語,香港習慣跟英式的叫法——lift,台灣用elevator而不用lift,這不難理解,去過台北逛書店的,都會發現他們的英文學習書籍都統稱「美語」教材,補習學校也一樣,補的是「美語」,不是「英語」。

第一次去台灣時看見他們這樣標榜「美語」,覺得很奇怪,因為雖然的確有美式英文(American English),但一般使用時,毋須特別聲明是那種英文,美國人一般不會特別強調自己在說American English,澳洲人不會特別聲明自己在說Australian English,其他三大以英語為母語的地區,即新西蘭、加拿大、英國,情况亦一樣。台灣是唯一這樣標榜「美語」的華語地區,當然我後來知道這是基於歷史因素。

Ben.March 25 at 5:54pm

這情况等於台灣的中文和內地以至香港的中文當然有其不同的地方,除非我們刻意討論這些中文類型的異同,否則我們不會說台灣人的母語是「台式中文」,內地人的母語是「內地中文」;當然,愈是主要的語言,出現地區性變化(regional variation)的機會愈大,中文和英文就是最佳的例子。

Paul.March 25 at 6:16pm reply

不錯;一方面我們毋須過分強調這些變化,例如「美語」始終是英語,另一方面,留意這些變化,卻可增加我們對語言的敏感度和學習興趣呢!

文、圖:歐陽偉豪博士、施敏文博士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Bilingual Facebook: English and Chinese in Taiwan

  1. Olive

    台灣流行咖啡文化, 街頭巷尾充斥著舒適又價錢合理的咖啡室,叫香港人羨慕。台灣人和內地人都習慣將英文’直譯’成中文, 因為咖啡文化之盛行, 自然所有大路咖啡都有中文譯名方便order 了.
    cappuccino一般叫卡布奇諾, latte 是拿鐡, mocha叫摩卡, macchiato 是瑪奇雅朵, caffe con panna是康寶藍, 都是音譯, 而且非常通用, 只有caramel 一般會用回焦糖。iced的話在前面加回冰字就可以了, 到處通行。

    至於內地, 大概有錢的人越來越多了, 對各種外國名牌都有中譯名, 來自黑龍江的友人跟我聊化粧品, 本已是我極不熟悉的範圍, 說什麼藍扣說了大半天, 我才知道說的是名牌子Lancome. 怎麼譯成藍色的扣子呢? 後來上網一查, 才知是藍蔻, 荳蔻年華的蒄 :p

  2. paul sze

    Just returned from a trip to a Starbucks to check out their Chinese translations. Found that they use a ‘semantic’ translation, ie, they actually state what the coffee is like. Thus, latte, in Chinese, is ‘milk coffee’. Capuccino is ‘foam coffee’, and so on. Upside: you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get. Downside: not as literary or interesting as in Taiwan and the Mainland.

    But I guess most HK people will say the foreign term directly, instead of using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Not sure about the Taiwanese: Do they say the English terms, or do they use the Chinese transliterations?

  3. Olive

    這個倒給你考起了, 幾次去台灣坐咖啡室都不是人多的時間 (應該說, 咖啡室本來就不應該像香港的星巴克那樣密密麻麻的坐滿了人,像沙甸魚), 都是自己用英文再用國語亂叫, 但記不起有沒有湊巧聽到上一位人客落order了. 果然語言觸覺不夠呢, 下次再去值得留意一下~

    講到 literary or interesting, 史上最有名的應該是黃霑先生譯Revlon作露華濃了? 比藍色扣子厲害多了, 記得小時候聽說有人這樣運用李白的詩, 真的 “O了咀”。

    另一個譯得比較好聽的是chanel 譯作香奈兒吧, 有人譯作夏奈爾, 高下立見啊。

    可口可樂也是絕作了, 雖然還有後來的可伶可俐, 緦是怪怪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