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對談:讀音也隨俗

明報專訊】“Paul﹕香港人常說「你sure唔sure」,你會怎樣說句子中的sure?”

“Ben﹕前面的sure說成su1,後面的sure說做su1 aa4。”

■英文

不錯。這說法在句式上很有趣,但這裏單談發音,sure讀作su1 aa4時,其實是追隨了粵語的發 音體系,而當英文借用外國詞彙時,也往往會修改讀音,使之跟隨英語的發音體系,這個將發音英語化(Anglicise)的做法在專有名詞(proper noun)中更易找到,中文的「巴黎」,比英文的Paris讀法更接近原法文的讀法;中文的「耶穌」,亦比英文Jesus的讀法更接近其歐洲讀法。英美人 把Sony說成和pony和tony押韻,其實不及港人的讀法接近原日文的讀法;韓國品牌的例子有Samsung,英文把第二音節sung讀作與sing 過去分詞sung同音,也不及港人的讀法準確。至於瑞典家俬品牌Ikea,英文往往讀作和idea押韻,也不比港式讀法接近瑞典文讀法。

不過英文也不是將所有外來詞的讀音英語化,對於高級奢侈品品牌和外來食品,英文讀法會盡量跟隨原外語發音,不會將Chanel讀作channel,以及把penne(意大利麵食一種)讀做pen。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高級導師 施敏文博士(Paul)

■中文

有次我上課講中英夾雜,說明港式英語運用了粵語方式,把三音節的souvenir說成四個音節,把nir讀成兩個音節ni-er。這種「贈送多一個音節」的讀法在我腦海裏一直維持到這學期,因為有同學告知,現在的年輕人多數把souvenir讀成「蘇粉」(sou1 fan2),在網上就有這樣的用法:「有幾多人有飛睇?你懐會唔會買佢鱓蘇粉呀?」本應有四個音節的粵式讀法現在縮略成兩個音節,這個讀法顯得更粵化,因為除了是符合雙音節的趨勢外,更重要的是第二音節變成第二聲fan2。這例子顯示,一個有港式口音的英語讀法慢慢會根據粵語的發音模式演變下去。

另一例子就是「暑sem」,即「暑假學期」(summer semester),用法有:「我想問一下year 3 student有冇暑sem讀?」「暑sem」的讀法是syu2 sem6,sem這個英語音節選配了第六聲來讀,原因大概是以粵語的聲調為semester的三個英語音節分別配上第六聲、第一聲、第四聲,即sem6-me1-ster4。簡單說來,借入粵語的英文音節,慢慢就會粵化為粵語聲調。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學系高級導師 歐陽偉豪博士(Ben)

註﹕本欄粵音採用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

Published in Ming Pao, 23 June,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623/language03/a01.tx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