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那些願鬆手的人們

區樂民在蘋果日報記下了近日一段小經驗:

生命中的十字架

2012年02月05日

 在愛爾蘭停留了五天,每天都致電回家跟母親聊聊。母親問:「吃得好嗎?」 「除了早餐,所有正餐都在療養院和神父一起吃。」我答道。 「甚麼?」母親高聲大叫:「老遠飛到歐洲,只吃老人院的食物?」
           說實話,在療養院吃到第三天,信心開始動搖。可是,我很想陪神父用膳,算是對他的支持。
           有天我問神父:「生病時,會否感到沮喪?」 「基督徒都要揹起十字架追隨耶穌,」神父答道:「十字架有不同形式,有貧困,有逼迫,也有疾病。儘管如此,能夠追隨耶穌,是福樂。」 「你怕不怕死?」我又問。 「不怕,」神父說:「死亡是通往永生之門。自己愈接近死亡,愈為那些未有信仰的人憂心和難過。我帶着盼望離開世界,他們是帶着甚麼呢?」
          我開始明白自己為何每年都探望神父,是他對世人的愛心,吸引着我;如果把這顆愛心乘大很多倍,就可解釋耶穌為甚麼能夠吸引億億萬萬的信徒。
           到了道別的早晨,神父問:「你不是說星期六才走嗎?」 「今天是星期六。」我回答。 神父拍一拍自己的頭,皺眉道:「這裏不中用了。」 「明年再見。」我握着神父的一雙手。 「謝謝你來看我。」神父也握着我的一雙手,良久也沒有放開。
           陽光透過窗紗灑滿一室,牆上的大鐘的的答答,漸漸我不肯定,究竟是誰不願意鬆手。
========================================================
          我想,人間有情,就是這樣的意思吧。
          很慚愧,對自己的老師,我沒有這麼長情,但卻幸運地得到一些學生長期的顧念。不久前又再收到一個舊學生的賀年咭,他是十八年前我教過的一名兼讀課程的學員,我對他有特別印象,除了因為他總是彬彬有礼外,他當時已是教育署的主任,但卻全無公務員的習性,思考和談話中充滿人文關懷。過我對他的欣賞只放在心中,在行動上對他沒有特別的照顧。
          但這樣一個我忙碌時不會隨意想起的舊学生,十八年來,從沒間斷地在每一年的農曆新年前寄賀咭給我,十八年來,他從沒要求過我為他幹點什麼,當在這個年代,我們往書店揀選一張賀咭、寫上一兩句祝福語,貼上邮票,找邮筒寄出……也覺得是費時失事的時候,他卻年復一年的對老師送上問侯。
          慶幸世上還有那麼多願意鬆手的人。
         這舊學生的名字是方紹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