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imes we have to stop pleasing our students

先看看Ben Sir的故事,才說我的故事。

《Ben Sir的故事》:

近月有大專辯論比賽,其中一題是中文科重設範文。浸大辯論隊電郵詢問我意見,我把三篇專欄文章寄給他們,之後他們全無反應。

同時間,嶺南大學辯論隊也找我,但他們是親身到中大與我做訪問,整個邀約過程言詞得體之餘,態度謙虛,完全沒有“歐陽博士應該服務廣大學生”的應份感覺,剛剛還給我發了個溫馨提示。

他們,我無意教訓;你們,我願意教導,公開讚賞。

==
《Paul Sir》的故事:

有一個舊學生求職,找了我做Referee, 我應承了。不久之後,有關學校寄了一份referee form給我填寫,我第一時間填妥後,第一時間寄回,因為我明白求職是分秒必爭的事;而為了讓這舊學生有心理準備,我立刻通知她,我已寄了填妥的referee form給有關學校。而結果,她全無反應,甚至到今天也沒有告知我她的求職結果,仿佛我已全無利用價值。

另一個例,有學生欠交term paper,我無責任去追收,但是為了謹慎起見,我也主動联絡她,提醒她欠交功課,她支吾以對,結果還是欠交。成績公佈後她發覺得了低分,電邮給我請我解釋,我也立刻照做。但她之後全無反應,仿佛「你既然不加分,則講多無謂。」

再舉一例,有一個學生從來不和同學溝通,有一天課後請他留下五分鐘,提醒他教書行業需要適度的社交能力,他從此不再理睬我。

我不會認為這些學生是有心無禮,而事實上大部份的學生与舊學生都是成熟有禮的,只不過你一向認為大學生待人接物應有的態度,今天卻不一定有。而今天大學教師要被學生評分,往往不願意開罪學生,也令一些學生不知自省。

一個舊學生說得好:「你肯指正我,其實是塞錢入我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