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對嗎?

(Written on August 5)

最近由台北返港途中,在桃源機場大樓發了脾氣,責備航班櫃位職員。事後反思該事件,令我加深了對自己的了解。

抵達機場後前往 Check-in, 找到櫃位時已有一條人龍,航空公司雖然開了三個櫃位處理,但是我仍然嫌人龍移動緩慢,這時候,看見一男一女在前面右方逕自推着行李車走往一個剛巧完成上一名客人的櫃位,我當時覺得他們是插隊的,但是工作人員竟然照樣處理他們的 check-in,我於是有點兒動氣, 覺得職員怎麼不留意人龍的排隊狀況;兩分鐘之後同樣的情況出現在另一個櫃位,這次是兩個女客, 我心想: 「客人看見有空櫃枱立即上前可能是故意插隊, 但也有可能是直覺的行動,但是職員不是應該留意前面長長的人龍嗎? 」而令我更不忿的,是前面幾組等待 check-in的人,都只是自顧自的交談,沒有阻止這些插隊的人,這一刻我的「正義感」驅使我排眾而上,走到櫃枱前,責罵職員不理會排隊的人龍。

起初職員不明我所指,後來明白後,解釋這兩名女士先前已 check-in,因行李問題現在再 check-in,該兩名女士亦證實是這樣,這時候,我只好尷尬地走回原位。

這雖然是一場誤會,但我一向告誡別人不要輕率的指責他人,為何自己在這事情上會有這樣的反應?事後經過一輪反思,覺得有這樣的可能:

– 我不是一個有耐性排隊的人;
– 我當時只看到部分的事實,便立即跳到職員不盡責的結論;
– 我一向覺得世上有一些人工作時只是 go through the motions,而不是把事情做好;
– 我一向討厭別人插隊;
– 我一向不滿意別人對不正當的事情視若無睹;
– 我一時動了氣
– 至於我責備航空公司職員,而不是兩旅客,可能潛意識恐防她們不好惹,而職員卻不敢反擊。

你看:當我覺得自己很有理由的去責備他人時,其實當時我並不自覺自己的心理狀態,和我的 life history怎樣影響了我。

也許我可以為自己開脫,我是出於誤會才責備職員。但是如果不是出於誤會,我是否就一定要採取責備的反應呢?我究竟是想解決事情,還是要發涉我自己的情緒呢?

事後回想,如果我的出發點是解決問題,我大可上前有禮貌地詢問職員為何不處理正在排隊的乘客。

哈哈,聰明的你,大概已猜到為什麼我要不厭其詳的述說這次經驗,我在香港出生,我對香港是有感情的,但近年的社會氣氛令我憂心忡忡,網上討論區充滿怨憤,人們對事情和其他人動輒「鬧爆」,對別人隨意公審,語言充滿暴力, 很多的「評論」只有煽動,沒有討論, 一些人將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等名詞掛在嘴邊,但實際的行為卻是相反的一套。

我對桃源機場事件的反思,令我想到:
– 我們對社會事情的認知、往往是經過傳媒和其他人的多重過濾,我們對事情的真相認識多少?
– 就算我們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我們的詮釋也會不可避免地受自己的性格,經驗影響。 We don’t see things as they are; we see them as we are. – Anais Nin.
– 我們批評、責罵時,我們的動機和心理狀態是什麼?希望事情會變好? 希望自我感覺良好?希望「攬住死」?

當然,有批評才有進步,這點我是絕對認同的,只是批評時,我要:
– 留意自己對事情的真相知道多少?
– 獨立思考,不要盲從他人,對別人公審批鬥;
– 盡量對事不對人:「人家都是有阿媽生的」;
– 如果真心希望事情好轉,想想除了謾駡外,有沒有更好的表達方法。

+++
今次在桃源機場的事件,給了我一個好好的反思機會,當時雖然尷尬,但其實上了很好的一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