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teachers are so crucial, let’s listen to them

前天石sir在專欄中寫中學時期的老師,有兩點我是很有感觸的,一是”老師,從來都是教育成敗的関鍵”,一是”老師要教得好,也要校長的配合”。

感觸之一,是前面的一句說話,我們的社會領袖,教育官員,教育機構的掌權人,也會常常掛在口邊,但實際上,他們中有多少人會真心關心教師的處境,在制度和行政上令教師有機會發揮最大的教育效能?

我很幸運,我的角色和在職老師沒有利害衝突,我和學生聚舊時,他們都願意將親身經歷,困擾,怨懟,沒有顧忌地向我訴說。我常常想,如果我們的社會領袖和各界人士,教育界各個環節的掌權者,對教師的處境和內心世界沒有這樣的認識,他們又何以奢談教師的重要性?

例如,從這些接觸中,我看到教師都希望感到被校方重視。今年有三數名轉職的舊學生,另覓出路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覺得沒有被校長重視。我也認識不少有心的校長,明白在他們的崗位有不同的考慮,他们也有他們的憂慮和難處,但如果他們同時都能表示對教師的欣賞,就算只是精神上的,對教師都是很大的支持。

另一個例子,就是教師雜務之多。和學生聚舊時,他們告訴我負責的活動之多,往往令我想,他們的工作機構是學校嗎?由於雜務多,加上應付大量的批改,他們都很坦白的承認,在教育學院學到的教學法,基本上在現實教學中無用武之時,他們什至承認,有時為每天每節作最簡單的備課也做不到。

我的專業是英語教學法,我也经常有一個感慨,就是如果我用心去訓練教師運用各式教學方法,使學生喜歡英文,學得有效,但到頭來他們根本無空間去運用,我是否浪費心血?但我也不能怪責我的舊學生,除非我們的學校行政,能讓一衆教師回歸本業,即教學,否則,教師只能继續營營役役,過着勞苦卻鲜有滿足感的生涯。我們也只能繼續依靠大量的功課,和考試操練,去迫使學生學習。

做一個好教師,需要無盡的犧牲,大部分的教師,都不介意犧牲,問題是,時間應花在哪裏?他們需要一個怎樣的環境,才能長期保持教學熱誠?如果我们不虚心去聆聽他們的心聲,我們又怎能知道怎樣支援他們。教育的成敗,不在於怎樣把教師純粹作為僱員的去管理他們,而在於怎樣打造一個工作環境,讓他們發揮最大的效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