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後,他們便會成為全職教師

作天吃了一頓很愉快的午餐,今年畢業教育文憑我負責的一組小學英文組,在九月開工之前,來一次聚舊午宴。我就是喜歡這做「班主任」的感覺,這感覺是教學士碩士課程沒有的。兩個半月沒見,他們仍然活潑開朗,什至比我仍是他們老師時更頑皮。能夠教到這一班出色的年青人,是我無比的幸運。

但在飯桌的歡笑聲背後,我的心情卻是複雜的。

在這一刻,他們大概都有一點忐忑,擔心是否應付到工作上的各式挑戰,但我猜想,他們心情仍會很雀躍:可以很快開展拳腳,可以發揮教學理想,可以有可愛的小朋友去疼惜。

但是,如果他們是從學士課程直升上來,先前完全沒有經過全職工作的磨練,他們可否頂得住今天當教師的重擔?他們不錯都捱過了九個星期的實習,但當全職教師卻是完全另一回事:教擔是實習的數倍,班主任的工作繁瑣纒身,要批改的功課排山倒海,放學後和星期六的大小課外活動,磨人的大小會議,家長合理或無理的要求……,他們如果一直都是全時間學生,他們承受得到這突然重大的轉變嗎?

這數年間,也有一些學員,是在其他行業打滾了三數年,找不到工作的滿足感,而毅然報讀教育文憑,希望從教學中找到工作或人生的意義,我對他們追求意義的心是敬佩的,但假如他們九月後面對的是大量缺乏學習動機,或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他們會否發現,原來教學的滿足感不是只要努力便可獲得的?當他們發覺學校作為工作機構也不一定簡單純潔,學校一樣有辦公室政治,同事之間也一樣可以勾心鬥角,辦學團體不一定有教育理想,學校領導人不一定公平合理,他們會否因而後悔放棄先前的職業發展?

這十多年來我一直看著學校教育本質的異化,教學工作因而變得日益非人性化;今天要有鋼鐵的體魄,超人的意志,才能當一個有效能、有理想,和有愛心的老師。

我的寶貝學生,他們可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當然,就像自己的子女,擔心還擔心,到了某一階段,他們始終都要走自己的路,學習處理難題,學習調校心情,學習照顧自己;正如先前在實習前我鼓勵他們:Don’t wish it was easier; wish you were stronger。我們所有人都沒有生命的水晶球,不知道會否入錯行,不知是否選錯了工作機構,但只要在每一階段都勇敢和積極地面對,不自怨自艾,那麼,縱使日後要改變方向,先前的經歷,仍然是生命中有意義的一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