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s are just a pawn to an income?

黃明樂,自由工作者,喜歡教書,但要自己收到學生,才有得教; 但她怎樣看自己和學生的關係?
「……
每次遇上一班新同學,我都會想像:多年後,我們在街上偶遇,如果我還能認得你,說得出你的名字、喜好,甚至當年一起經歷的二三事,就好了!這些瑣碎片段,界定了你是你,而非別人。而眼前的你早已長大成人,生活愜意,多令人欣喜!
你們在我心目中,不是我接job的客戶,甚至不能用『學生』去統稱。因為你們每一位,都是獨一無二的……」
 
2015-09-23
【明報專訊】當老師,有時會失控。但失控的化學作用,總教人始料不及。
上回提及,交帶學生寫一份「型仔」自我介紹。猜猜數十人當中,交功課的,有多少?一個都無!
 
我問同學,出了甚麼問題嗎?全場鴉雀無聲。良久,有人吐出一句:「其實,我唔知份功課做嚟為咩。」
 
真好。至少,有人肯問。講真,功課做不做,不重要;為甚麼做,才最重要。然後,正當我打算把備用答案拋出來那刻,嘴巴竟像無人駕駛般,擦槍走火。
「做嚟為咩……嗯,對,做嚟為咩呢?呀……知道嗎?我是做自由工作的。年年月月都在問這問題。有job,接?不接?為甚麼?為甚麼不?說起來,這些年工作清單有加有減,但一直都在的,就只有教書。
 
每次遇上一班新同學,我都會想像:多年後,我們在街上偶遇,如果我還能認得你,說得出你的名字、喜好,甚至當年一起經歷的二三事,就好了!這些瑣碎片段,界定了你是你,而非別人。而眼前的你早已長大成人,生活愜意,多令人欣喜!
 
你們在我心目中,不是我接job的客戶,甚至不能用『學生』去統稱。因為你們每一位,都是獨一無二的……」
 
然後,我剎了掣,驚覺全場人頭上爆出十個問號瞪着我。這怪咖老師,在說火星文?!但是,信我,其實我本來只想說:「通識,就是透過了解自己,繼而認識世界。」火星文,跑學校九年來,從未說過。為甚麼今天會這樣?
 
好尷尬,但也只得打圓場:「所以,這功課,不是為你,而是為我而做的。我想好好認識你們每一位,跟你們建立信任、建立關係。你們有誰會願意幫我嗎?」
靜默中,一隻手,緩緩舉起。然後,兩隻、三隻、五隻、十隻……最後所有人都舉起了手。下周,同學會按承諾交功課嗎?不肯定。但我慶幸,我曾在同學面前,打開了另一面的自己。
 
[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