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基層

我和歐耀佳醫生沒有正式見過面,但通過我的學妹校友,後來兩度成為我學生的 Winnie,知道原來歐醫生也是我小學的校友,比我後數屆。今天讀到他的故事,颇有共鳴。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008-parenting-family-doctor/

我們讀的小學不是今天的中產名校,而是天主教會在五十年代,在東頭村大火後為當時最贫困的家庭而建立,校舍一邊是墳場,一邊是石屋和木屋區,另一邊是養豬場;我當時居住的,先是學校附近的木屋區,稍後是較遠的七層徙置大厦。學校沒有有蓋操場,我們的小息、集會、和體育課都在太陽下進行。教會為接濟一眾的貧困家庭,間中會向學生派麵或派米,今天還記得的,是捧着一包麵或米走路回家,對小孩子來說颇吃力,但能夠帶一些食物回家给父母,仍然很高興。

今天讀到歐醫生的積極人生和貢獻弱勢社群之心,覺得也許我們都來自基層,縱然日後讀書或事業有少許成就,也不會有精英心態,自高身價,反而很樂於和群眾走在一起。八零年代中期我做了督學,眼看部分教育署的同事面對教師時是頗為“擺款“的; 當時我負責新界北區,这區有不少村校,他們聽聞有督學到校時,都會有點誠惶誠恐,私下互相交換情報,看看這個督學是什麼脾性。後來有一位校長對我說,他們背後一班校長和教師發現我很易相處,鬆了一口氣。我知道後也覺得有點啼笑皆非,他們是教育界的同工啊,我們只是崗位不同,我怎會對他們目使颐令!但也許是我始終不習惯官場的氛圍,終於還是申請調職往師範學院。

今天知道歐耀佳醫生一直服務於面對基層的醫院,而不是在養和醫院掛單,或做個揾大錢的私家名醫,什至犧牲自己的假期義診和做災區戰地醫生,會否亦是因為他出於基層?

我始終覺得,能夠在那貧困的歲月成長,其實是一種幸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