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特殊學校教師,兩段相反的故事

昨天下午法庭判決一特殊教師因虐待學生而須入獄,晚上無綫星期五檔案,講述的卻是一位教導嚴重智障學童的老師,面對學生可能突然離世,怎樣反思生命的意義,怎樣掙扎着面對工作。

我們常說教學的滿足感,來自通過自身的努力,看見學生成長進步,但是嚴重智障學童的老師,無論多努力,都極不容易從學生的反應中,獲得成就感,基本上只能不停的嘗試,這鍥而不捨,完全不問回報的教學精神,我們當中有多少人做得到。

他們更難面對的,就是嚴重智障學生很多都同時有身體機能問題,有可能未完成学業,便在短時期內離世。這一集就說到這年輕教師,如何在初次遇到學生突然死亡而深受打擊,及後如何反思生命的脆弱,和自己工作的意義所在,繼而領悟到如何對完全無助的生命都能完全無私的去愛。

兩個特殊學校教師,兩段相反的故事。於是我又想起電影The Story of Pi, 我們靈魂深處,有天使的本質,也有魔鬼的潛能,我們該如何選擇面對生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