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對談:動詞結構

(Published in Ming Pao, June 30,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630/language03/a01.txt)

【明報專訊】“Ben﹕最近內地有藝術家「被失蹤」,這當然是網民的創意說法,但英文有沒有相類似的講法?”

“Paul﹕直譯的說法是is/was disappeared*,但恐怕會被認為是錯誤而不是創意。”

■中文

動詞的結構與搭配問題從來都是學習語言的一大難題。有學生告訴我,她的表弟是加拿大出生的香港人,有次表弟的媽媽想他多說點粵語,叫他把I’ll wake you up用粵語講,他說道:「我起你身*。」跟地道的說法「我叫你起身」比較,「起你身」破壞了動賓結構「起身」只可給詞尾分隔的原則,例如「起鰦身」, 「鰦」是動詞詞尾。很明顯,表弟不懂這分隔原則,而把wake you up直譯過來。另外,既然「起身」不能給名詞分隔,換言之,是個不及物或不帶動賓詞詞組,所以便需要加「叫」這及物動詞組成「我叫你起身」。

上文談結構,現在談搭配。很多時,新聞報道是這樣說的﹕「人質被處決。」驟眼看沒什麼問題,但細想一下,「人質」是無辜的,而「處決」是把犯嚴重罪行的人處死,兩詞組一併,就是把沒有犯嚴重罪行的、無辜的人質處死,顯然邏輯不太通,所以較理想的說法是「人質被殺死」。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英文

英文動詞的性質分得很清楚,一個動詞可以是及物動詞(transitive verb),例如want和get;可以是不及物動詞(intransitive verb),例如sleep和stroll;也可以同時具備兩種詞性,例如play和read。但除了基本詞性外,每一動詞都需要用於特定句式,let和 allow意思幾乎相同,但我們可以說The teacher allowed the students to take a break,卻不能說The teacher let the students to take a break*,這是因為let需用於bare infinitive的句式,所以只能說The teacher let the students take a break;Look forward to後面不能用動詞,例如I look forward to see you*,而必須用名詞詞組,例如I look forward to the summer holidays,而動名詞(gerund)因為是名詞一種,故亦可以說I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學習英文動詞,除了明白意思,還要學習動詞在句子中的用法,否則便會出現It was happened yesterday*和He is accustomed to sleep on the floor*等錯誤。

至於搭配,英文也相當覑重,像英文傳媒偶然說The hostage was executed,雖然文法沒錯,但將hostage(人質)說成被execute(處決),不是妥當的搭配。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Advertisements

中英對談:讀音也隨俗

明報專訊】“Paul﹕香港人常說「你sure唔sure」,你會怎樣說句子中的sure?”

“Ben﹕前面的sure說成su1,後面的sure說做su1 aa4。”

■英文

不錯。這說法在句式上很有趣,但這裏單談發音,sure讀作su1 aa4時,其實是追隨了粵語的發 音體系,而當英文借用外國詞彙時,也往往會修改讀音,使之跟隨英語的發音體系,這個將發音英語化(Anglicise)的做法在專有名詞(proper noun)中更易找到,中文的「巴黎」,比英文的Paris讀法更接近原法文的讀法;中文的「耶穌」,亦比英文Jesus的讀法更接近其歐洲讀法。英美人 把Sony說成和pony和tony押韻,其實不及港人的讀法接近原日文的讀法;韓國品牌的例子有Samsung,英文把第二音節sung讀作與sing 過去分詞sung同音,也不及港人的讀法準確。至於瑞典家俬品牌Ikea,英文往往讀作和idea押韻,也不比港式讀法接近瑞典文讀法。

不過英文也不是將所有外來詞的讀音英語化,對於高級奢侈品品牌和外來食品,英文讀法會盡量跟隨原外語發音,不會將Chanel讀作channel,以及把penne(意大利麵食一種)讀做pen。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高級導師 施敏文博士(Paul)

■中文

有次我上課講中英夾雜,說明港式英語運用了粵語方式,把三音節的souvenir說成四個音節,把nir讀成兩個音節ni-er。這種「贈送多一個音節」的讀法在我腦海裏一直維持到這學期,因為有同學告知,現在的年輕人多數把souvenir讀成「蘇粉」(sou1 fan2),在網上就有這樣的用法:「有幾多人有飛睇?你懐會唔會買佢鱓蘇粉呀?」本應有四個音節的粵式讀法現在縮略成兩個音節,這個讀法顯得更粵化,因為除了是符合雙音節的趨勢外,更重要的是第二音節變成第二聲fan2。這例子顯示,一個有港式口音的英語讀法慢慢會根據粵語的發音模式演變下去。

另一例子就是「暑sem」,即「暑假學期」(summer semester),用法有:「我想問一下year 3 student有冇暑sem讀?」「暑sem」的讀法是syu2 sem6,sem這個英語音節選配了第六聲來讀,原因大概是以粵語的聲調為semester的三個英語音節分別配上第六聲、第一聲、第四聲,即sem6-me1-ster4。簡單說來,借入粵語的英文音節,慢慢就會粵化為粵語聲調。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學系高級導師 歐陽偉豪博士(Ben)

註﹕本欄粵音採用香港語言學學會「粵語拼音方案」

Published in Ming Pao, 23 June,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623/language03/a01.txt

I so hate him: 中英對談:嬲到冇朋友

【明報專訊】“Ben﹕早陣子,香港護士協會做了一些襟章來表達對工作環境的不滿。襟章印上「勁灰」、「嬲爆」,這兩個詞組都表示極點的程度,可是兩者的結構不一。”

“Paul﹕我太落後了,我只懂得用傳統的「很、極之、非常」來加悤語氣。”

■中文

「勁灰」是偏正結構,「勁」用作副詞來修飾形容詞「灰」的程度,類似結構的例子還有「喪玩」、「怒借」、「超貴」、「堅好笑」等等。修飾詞「喪、 怒、超、堅」都表達程度的最高點,「喪」是情緒至癲的最高點,「怒」是不悅情緒的最高點,「超」是接近無敵的那點,「堅」是硬度的最高點,各詞從不同的側 面表達最高、極至的狀態。

「嬲爆」是補充結構,「嬲」是形容詞,「爆」是補充「嬲」的程度,由「嬲到爆」這個「到」字句縮略而成;要是嫌「爆」用得太多,可以轉用「嬲到冇朋 友」、「嬲到冇人有」、「嬲到嘔泡」、「嬲到跳舞」、「嬲到甩肺」等等,這些誇張的說法,目的就是帶出程度到達極點,弄至一個朋友都沒有,或弄致連肺部也 掉下來等;當然最誇張的說法就是連媽媽也認不出來,如「嬲到連阿媽都唔認得」。至於英文,這些極至程度又如何表達呢?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英文

中文(尤其是粵語)有這麼多生動的詞去加強語氣,相比之下,英文口語中用以加悤語氣的副詞(intensifier)便較貧乏,常見的只有 very、completely、extremely和absolutely,雖然completely、extremely和absolutely都有 「極度」的意思,但和粵語一樣,它們在英美口語中極常用,對我來說甚至是濫用,以至食物稍為美味,便說It’s absolutely delicious;別人表現不太投入,便說人家completely uninterested。所以當外國人讚你的作品absolutely brilliant時,不要太早沾沾自喜。

英文還有一個加悤語氣詞so,可放在形容詞前使用,例如so good和so expensive,但數年前美國電視連續劇Friends為so創造了一個時髦的用法,例如That is so not my idea of a dream job,或I so hate people who smoke。

英文也有一些語氣較弱的副詞,例如quite和rather,如果簡單比較John is very tired和Peter is quite tired,當然Peter的疲倦程度不及John,但是英美人士有時候會以較低調的quite去表達very的意思,這視乎語境(context)和說 話的語氣(tone),如果有人對你說The principal is quite unhappy with your behaviour,校長可能已經氣到爆炸了。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中英對談:hope與wish

【明報專訊】“Paul﹕學生知道我將出席外地研討會,有時會說*I wish you have a successful presentation at the conference,他們是否在祝福我?”

“Ben﹕如果有人向你說「祝你好運」,他是否在說反話?”

■英文

香港學生經常用錯hope和wish,兩字雖然都解作「希望」,但用法完全不同,hope如果用在分句(clause)前,表示真摯的希望,例如I hope you will have a happy birthday、We hope you enjoy your stay here。但是wish放在句子的同一位置,表達的卻是慨嘆(regret),例如你現時身處一個風光明媚的地方,偏偏好友不在身邊和你共享美景,你於是 在電郵中對好友說I wish you were here,意思是「如果你在這裏便好了,可惜你不在」。

這種表達形式在If I were you中亦可見到,If I were you只是表達一種純假設,並不表示一個有可能出現的情,這和if I become a teacher one day不同。最後要提的是,wish的確可以表達祝福式的希望,但用法是在wish後加間接賓語(indirect object)及直接賓語(direct object),即I wish you(間接賓語)a happy birthday(直接賓語),或We wish them a merry Christmas。所以學生可以對我說I hope you (will) have a successful presentation,或I wish you a successful presentation。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中文

你去演講,我祝你好運,我是真心的;但如果你遺失了學生的功課,我祝你好運,此時我說反話帶出遺憾。中文表達兩種情態都是靠語境,不像英文般在詞彙上有hope、wish之分。

但仔細一想,中文則以句法區分,例如「希望你畫靚鱓」,這裏,你還沒開始做「畫畫」這動作,「希望」表達hope的意思,是真心的希望。可是,如果 你已畫完,而我說一句「你畫靚鱓就好喇」,我其實表示遺憾,意指你要是畫得好一點,就可以入圍了,這裏「就好喇」有wish的味道。注意,「就好喇」在句 末,而「希望」在句首,這兩個例子以句子的位置來區分情態的分別。

另外,我們還有「好心」,其用法跟wish相似,也是用於句首,譬如「好心你畫靚鱓啦」,這兒也表示動作完成,表達畫畫效果不好而慨嘆一番。如果你還沒開始畫,而我用「*好心你畫靚鱓啦」,這樣就表達不當了。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Published in Ming Pao, 9 June,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609/language03/a01.txt

chow mein, wok, bau, yum cha, to lose face …中英對談:新詞新語在文化

【明報專訊】“Ben﹕那天我看見你離開辦公室時走後門。”

“Paul﹕幸好你不是說我辦事「走後門」。”

■中文

中國人明白辦事走後門的意思,英文湊巧地也有類似的概念和說法﹕to deal with a problem by/through the back door,但一些新興的中文說法,則明顯來自外語。一種情是中文沒有某概念,英語有,例如roadshow,中文為了表達有關概念,就新造一個詞「路 演」來表達,當然這詞的意思不是指「街頭表演」、「街頭賣藝」。另一種情,中文棄用舊詞,追隨英語的叫法,把詞語直譯過來,例如,不叫「限期」,叫「死 線」,這詞譯自英語的deadline。

現今我們說的economy,原來中文世界從前是沒有這科目的,日文卻有「經濟」一詞,於是我們便採用了日文的叫法,這例屬於第一種情。雖然中國 古代也有「經濟」一詞,但它來自「經世濟民」,即治理天下、救濟人民,兩者不可混為一談。日語的影響就連我們固有的詞語也被取代,屬於上述的第二種情, 再多舉一例,我們不用「專家」,改用「達人」;不用「任食」,用「放題」。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英文

中華文化中的一些事物,在英語中已有常用的音譯詞,這些字詞未必全部可在傳統英文字典中找到,但與中華文化有密切接觸的外國人多會認識,例如 cheongsam(長衫/旗袍)、chow mein(炒麵)、wok(鑊)、bau(包)、kung fu(功夫)、lai see(利市)和yum cha(飲茶)。

這些詞指的都是具體事物,至於中華文化中較抽象的概念,則不容易進入英語詞彙,但例子仍可找到,例如「叩頭」除表達身體動作外,更有對人唯命是從的 意思,但英語文化中只有鞠躬(bow),沒有叩頭,於是漸漸「叩頭」被音譯成英語詞kowtow;中國人講面子,但英語文化中最類近的概念只是 respect(尊敬)和dignity(尊嚴),沒有「面子」一詞,於是這意念逐漸被意譯成英語的to lose face、to save face和to give face to somebody等說法。

「陰陽」是中國文化的概念,大意指事物的兩面如何達成平衡或和諧,這意念亦進入了英語世界,出現了the yin and yang of something的說法。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日漸加悤,看來這類的英文詞亦會日漸增多。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Published in Ming Pao on June 2,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602/language03/a01.txt

中英對談:前置詞的歧義

【明報專訊】“Paul﹕特區政府「對日本發出黃色旅遊警示」,是否警告日本人不要外遊?”

“Ben﹕這就涉及旅遊警示為誰發出了。”

■英文

保安局外遊警示的英文版本是「…issued a yellow outbound travel alert for Japan」,中文版的「對日本發出…」不知是否把for Japan翻譯為中文時出現了歧義。英文的to have high expectations for someone,中文的確可以說「對某人有高期望」;對某人的愛,亦可說one’s love for somebody,例如his love for her。但前置詞for亦可表達其他關係,在I have made this cake for you和I am doing this for my country中,for表示行動的目標考慮;This letter/present is for you中,for指的是受事人或受益人,所以to issue a travel alert for Japan可以有一個以上的解釋,將之改為for visitors to Japan,意思便明確得多。

前置詞for還可表達其他關係,說Thank you for not smoking和The firemen were praised for their bravery,for指出原因。如果說This room is for staff和This playground is for children only,for指的是為誰而設。For還有其他用法,例如to head for(或to)a place和the meeting has been scheduled for(或on)the 20th。總括來說,for的用法很多,有時候會引起歧義,例如to issue a travel alert for Japan;當for有可能出現歧義時,最好改用較清晰的說法。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中文

英文報章有一版面叫Letters to the editor,可譯成「給編輯的信」,編輯只是收信人,書信的內容與編輯無關。但若書信寄給愛人,表達對他不離不棄之情,愛人不單是收信人,還是受益人, 中文仍可用「給」,即「給愛人的信」,但英文要用for,letters for my love。中文的「給」有歧義,要靠語境來理解,而英文則分用兩個前置詞to、for。

除了「給」字外,「跟」作前置詞表達人物在事件中的關係時,也有歧義。例如「這件事,你放心,我會跟老師說的」,這兒「跟老師」的意思是「向老師說 及這事」;又如「這件事,你放心,我會跟老師向議員說的」,這兒「跟老師」指「和老師一起向議員說」。所以,「跟」有兩重意思:「向」、「和」。

重看旅遊警示事件,為了避免歧義,有關報道可改為「特區政府現向市民發出前往日本的黃色旅遊警示」,所有人和事清清楚楚地表達出來了。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短片製作:明報多媒體

中英對談:一詞兼數職

【明報專訊】】“Ben﹕幾年後我們便可以從香港乘高鐵往大陸旅遊了!”

“Paul﹕但是似乎有些大陸人對於「被高鐵」頗有意見。”

■中文

名詞變為動詞是普遍的現象,原本「高鐵」是名詞,現在被迫與「被」一起,如「促使大家乘坐票價高昂的高鐵,自稱『被高鐵』」(《星島日報》 2011.02.21)、「對於社會普遍關心的高鐵票價高、乘客『被高鐵』等問題」(《北京日報》2011.03.08)。「被高鐵」的「高鐵」有動詞味 道,整個詞組可理解為「被迫乘搭高鐵」。

詞性轉變,天天新款。原本「遺憾」是不帶賓語的形容詞,現在卻變成帶賓語的動詞,如「遺憾這役刺激有餘卻精彩不足」(《信報財經新聞》2010.12.29)、「他遺憾這一生從沒當過政務官」(《蘋果日報》2011.01.30)。這演變可總結為:

原本:某事件 + 我 + 很〔遺憾〕形容詞

變異:我 + 〔遺憾〕動詞 + 某事件

「明確」一詞也身兼數職,「明確」既是形容詞,如「顯示中央明確立場」(《大公報》2011.03.19);也是動詞,如「明確了今後民居重建、防 治地質災害兩大重點」(《文匯報》2011.03.19);還可作副詞,如「省政府明確提出要把民房恢復重建」(《文匯報》2011.03.19)。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 高級導師歐陽偉豪博士(Ben)

■英文

英文詞性的改變,經常出現,這些改變通常是賦予一個詞新的詞性,例如water是名詞,將之轉變為動詞,便可以表達to water the plants的意思,to litter a place中的litter,亦是經歷了類似的詞性轉變,將動詞作名詞用的例子亦有,例如將think當作名詞用,便可以說to give it a think。

以前fun是名詞,funny是形容詞。funny用來形容趣怪的人,例如Mr Chan is a funny man,或逗人發笑的事物,例如This cartoon is funny。Fun是名詞,通常指某活動好玩有趣(間中亦形容人),例如Cycling is fun,但由於fun在句子中的位置亦可由形容詞充任,例如Cycling is interesting,久而久之,人們將它當作形容詞用,間中放在名詞之前,例如a fun thing;後來甚至出現very fun的說法,這例子說明英文字彙的詞性並非一成不變。最後一提,fun其實是頗西方的概念,故有「Learning is fun」的口號,fun雖然可被視為形容詞,但和funny意思有距離,不能交換使用。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高級導師施敏文博士(Paul)

Published in Ming Pao, May 19, 2011:

http://life.mingpao.com/cfm/language3.cfm?File=20110519/language03/a01.txt